者羽和阿月

我在这里等你。
毕竟圈冷,一起抱暖。
舜行的头号迷妹。
傻白甜的ooc少女风格。

最大的梦想是下辈子再更新。

如果接受我的话请不要大意地,
叫我阿月er就行了。


菜单是酒鱼/信庄/狄芳/白狄/白芳/白信/白蓝/白all/政起/轲离/离珂/双高/双兰/约策/陵策/铠策/铠宝/戬鹊/备香/邦备/邦良/信良/亮良/栖驹/疾双/金双/瑞金/嘉金/丹金/丹秋/雷安/雷幻/佐樱/佐鸣/卡鸣/蛇自/四玖/斑柱/斑扉/柱扉/二四/博巳/柒七/师柒/⑥⑦①③/王子可乐/谛黑/双子导师白黑/狮布/双布/尤帝

跨区巨多,食性极杂,我只是个小萌新。

 

【飞雷神组】恍惚(三)

我为什么要越写越严谨?

特么脑子不够用了!


(3)


  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赶快回到战场,因为那是对于千手和宇智波来说至关重要的一场战斗,千手赢了不要紧,千手输了而且他还不在场的话以兄长的性子肯定会被那些狡猾的宇智波给坑死。


  唉,兄长使人糟心。


  千手扉间认为现在所知的唯一途径就是通过飞雷神来感应忍界的术式,从而发动术式突破时空间回到忍界——虽然不是从零开始但也难如登天。对于这个基本未知的平行世界,还能用相同的语言来交流真是万幸,要是只能用肢体来比划肯定会麻烦不少,千手扉间所拥有的优势也只是查克拉罢了...

 

【飞雷神组】恍惚(二)

后续后续哈


【恍惚】


(二)


  千手扉间开始认为自己很久之前提出的平行世界论是成立的。不过这些理论因为未曾表明真实性而且实在是太杂太乱了,就暂且不提,最主要的原因是千手扉间没有时间归纳重点内容就被迫去帮糟心的兄长处理那一堆族内的破事儿了,现在的话凭着他超出千手的记忆力还是能够回忆一二的。


  第一点,世界背景完全相同或不同或者有偏差。


  这个定义比较模糊,但还是勉强能用。千手扉间记得这是他写的平行世界论第一个版本的开头语,到底是没有真实性,写得也不够严谨。这句话就是说除...

 

【飞雷神组】恍惚

神特么七夕贺文,不甜不要钱。

战国扉一不小心穿火影同人里了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虐狗节快乐呀!


【恍惚】


  所以……这算个什么事?


  千手扉间明明记得他成功地发动飞雷神砍了宿敌一刀,下一刻再次发动飞雷神打算远离这里避开暴怒的忍界修罗,结果——


  “哇先生你为什么突然出现在我家?!我的天地板脏了我才刚拖完的!”


  金发小青年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家好不容易清洁得光滑的地板上留下了两个带着泥土和血的脚印,面前的始作俑者一脸戒备地举着一把短小而锋...

 

【据说邪教要蹭tag才可能会兴起】赤砂之蝎and角都

邪教慎入 

 

毕竟是放毒,ooc难免

 

私设如山,通篇瞎扯,写错了也别找我,介意也没啥用

 

我只是一个骚操作的

 

【赤砂之蝎and角都】(无差)

 

如果接受,那就往下吧

 

【无缘由】

 

  有人痴迷永恒的艺术,比如赤砂之蝎。

  他摒弃了自认为无用的凡体,将灵魂纳入晶核内,由内而外释放着查克拉线操控傀儡作为自己的身体,只要灵魂不灭,自身就能永存于世。

  赤砂之蝎觉得自己找到了艺术的真谛。

  有人狂热于金银铜铁,比如角都。

  说白了就是钱,他比任何人都明白金钱的...

 

【据说邪教要蹭tag才可能会兴起】扉间and水木

邪教慎入


毕竟是放毒,ooc难免


私设如山,通篇瞎扯,写错了也别找我,介意也没啥用


我只是一个骚操作的


【扉间and水木】(是的没有无差)


如果接受,那就往下吧


【陈年旧事】  


  今晚,将会是那个妖狐小子傻乎乎地去偷封印之书的时候了。

  水木挽起袖子,看着手臂上的那个丑不拉几的半成品咒印,嫌弃得很,他撇撇嘴,拉下了袖子盖住了那个像是催命符一样的东西,万分肯定以前的他脑子实在是不好使,真是有够讨厌的。

  这个似乎面目和善的忍者学...

 

【据说邪教是要蹭tag才可能兴起的】初代and三代

邪教慎入 


毕竟是放毒,ooc难免


私设如山,介意也没啥用


2500+我也没想到啊


我只是一个骚操作的


【初代and三代】(无差)(日常向)


 如果接受,那就往下吧


【天气晴朗】


  千手柱间将视线从办公桌那刚批改好的文件上转移,他疲惫地抬头,看了看依旧是高过了他的头的剩余文件,脑子里一根紧绷的弦“嘣”地一下断了,千手柱间暗叹了一句火影好难当斑斑扉间你们在哪后,终于决定瘫在了办公椅上当一条咸鱼了,他拉下火影的斗笠盖住脸,打算好好地小...

 

【据说邪教是要蹭tag才可能兴起的】四代and佐井

邪教慎入


毕竟是放毒,ooc难免


私设如山,介意也没啥用


我只是一个骚操作的


【四代and佐井】(无差)


如果接受,那就往下吧


【无稽之谈】


     佐井作为一名出身根部的忍者,他接到一个任务——加入四代之子的队伍然后参加中忍考试。

     四代之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