者羽和阿月

我在这里等你。
毕竟圈冷,一起抱暖。
舜行的头号迷妹。
傻白甜的ooc少女风格。


有毒性冷cp专业户。
我萌的好多cp都巨冷怎么办?
绝望。

最大的梦想是下辈子再更新。

以上,如果接受我的话请不要大意地,
叫我阿月er就行了。


目前活动范围是王者荣耀,火影忍者和凹凸世界。
跨区巨多,食性极杂,我只是个小萌新。

 

【王者荣耀】误成你(酒鱼)

2018.1.1第一篇文

酒鱼真好吃

 

【误成你】

 

1

  “剑仙阁下!在下迫切想同阁下切磋一下剑道!”

  来人的面孔普通得很,眉眼平顺,唯独眉宇间那股跃跃欲试的神情让平凡的五官生动起来,手提着一把白刃利剑。

  ——但剑仙并不认识他。

  时候正值当早,天日不出使得微风清凉,细密的绒草密密覆盖了所植根的黄泥,离官道较远的苍树枝干挺拔却枝条稀疏,树皮间斑驳的痕迹预示着岁月的流逝,野鸟叽叽喳喳繁乱的叫唤着在林间飞舞。剑仙轻甲白袍背倚一棵直径磨盘大小的树,右手边若是一步迈出的话便会掉下宛如深渊一般的天壑里,那在崖壁间突出的石头好似狰狞的兽嘴,一般人看上一眼就心生畏惧。

  剑仙嘴中轻抿一根草叶,腰间系了一柄黑白之剑,另一边是个酒葫芦,抬眼看了看站在他对面已摆出阵架的年轻人。他困顿的打了个哈欠,假装什么也没有听到今天天气不错,转身跳下了悬崖。

  “剑仙阁下!!”

  那人惊恐地看着他崇拜已久的剑仙阁下就这么直愣愣地跳下了这万丈悬崖,好一阵才缓过神来,几步上前扯着嗓子叫唤着人。早知道他就不在这里堵剑仙了,前边一条空旷的官道也足以让他拦下人,哪知剑仙阁下偏偏不按常理出牌,在悬崖峭壁剑仙可以如履平地,但是他做不到啊!想到此处那人后悔莫及。

  此番情况确实奇怪。

  自当剑仙之名响彻大\\陆后,有不少的青年才俊去拜访那个被尊称为“剑仙”的棕色短发的青年,或结交成友或以求指教,豪情万丈的剑仙哈哈笑着应下,与新朋友谈天说地八卦奇闻异事,挑战剑道的也不敷衍,叫人直率快意。人人都说那时的青莲剑仙当真是个洒脱的白衣仙人,不像后来的那个酒鬼浪子。

  名气大了,一些有意结识剑仙的人也就知道,剑仙嗜酒却酒量不高,爱喝美酒下一碟小菜,醉了酒疯劲儿也不小,游历大\\陆向来雷厉风行,行程飘忽不定又似乎有迹可循。那时剑仙看的,就是一个缘字。

  不过从一个月前开始,闻名大\\陆的青莲剑仙就不再乐于接受年轻剑客的挑战了。他硬生生沿着陆内海洋绕了一圈,整日整夜脚步都踏在松软的沙子上,在岸边侧身让海风吹着,一路下来整个人都带着海风腥咸的味道,风尘仆仆,到了楚汉之地。那里或稀疏或茂密的森林生机勃勃,剑仙却脚步不停继续赶路,似乎还没到达此次行程的终点。

  当然,没人知道剑仙心中所想的是什么,在世人看来,青莲剑仙同样是浪子剑仙,游历天下时偶尔更改一下目的地没什么问题。

  ——长安的治安官在收到密探呈上来的密报,疑惑地叹了口气,他觉得以他了解的剑仙的性子,总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治安官再仔细看了看地图,最终他发出通讯散了远远且隐秘跟在剑仙后面的小尾巴命人返回,脑补了一下几天后夫子拿路灯砸李白的场景,面上努力假装不苟言笑。

  剑仙可不知道长安治安官的大九九,面不改色从崖面突出的石块借力继续赶路,轻功将进酒在路途中留下一个个剑仙的残影,尔后就消散了。他将青莲剑别在腰间,一手似乎是习惯性地想要拿起酒葫芦时,蓦然一顿,一个燕子翻身身形轻盈地落在扎根崖壁的松树枝丫上,惹得成人手臂粗的树干微微摇晃起来。要是松树有意识的话就会感受到,踩在它身上的人类呼气间身体的重量慢慢变轻,最后轻如鸿毛微不可察。

  他困扰地解下腰间的酒葫芦,眨了眨眼睛,看上去明白了什么——最后剑仙无谓的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眼底下是乌青的痕迹,差点一不留神就要一头栽下去。不过他稳了稳身形,没掉下去。

  “看来要赶快回到稷下与夫子论谈此事了,再拖我就真成‘剑仙’了。倒是不知稷下披着我皮囊的李青莲会不会……”喝太多酒了耍酒疯败坏他以及稷下的形象以至于稷下学子都认为这三贤之一居然是这副性子的。

  剑仙喃喃自语,还是将最后一句话咽下肚,他没再墨迹,将酒葫芦挂回腰后,轻功将进酒启程。

  相信很快就能到达稷下。剑仙想。

 

tbc